查詢結果

司法判解

 
裁判字號: 臺灣最高法院 107.12.06 一百零七年台上字第2055號裁判書
裁判日期: 民國 107 年 12 月 06 日
資料來源: 司法院
相關法條
證券交易法 第 14、20、171 條
證券交易法施行細則 第 6 條
要  旨:
1.證券交易法第20條第 2項規定「發行人依本法規定申報或公告之財務報
  告及財務業務文件,其內容不得有虛偽或隱匿之情事」,所指不得有虛
  偽或隱匿情事之「內容」,係指某項資訊的表達或隱匿,對於相關投資
  人的投資決定具有重要的影響者而言,亦即客觀上須具備有「重大性」
  要件的「內容」,始為該當。反之,對於企業與關係人間「非重大交易
  」之事項,縱未依前揭解釋函予以揭露,祇須依編製準則第 5條第 2項
  規定,由主管機關通知其調整更正財務報告,或依違反證券交易法第14
  條第 3項後段之規定,處以同法第 178條第 1項第 2款之行政罰鍰已足
  ,尚無科以刑罰之必要,庶符刑法謙抑、最後手段性及比例原則。
2.鑒於會計研究發展基金會所發布之解釋函,係處於浮動性之狀態,業見
  前述,其發布,未若法律、行政規則,必有依法公告、協商修改之程序
  ,亦不似經該基金會選編制定、發布為各號財務會計準則公報之嚴謹,
  而足以形成人民對於刑罰權之預見,從而,本乎刑罰明確性原則,殊無
  逕行據以為充足或擴大證券交易法第20條第 2項空白構成要件事實內容
  之餘地。
3.關於前述內容「重大性」之判斷標準,實務上已發展出演繹自現行法規
  命令的「量性指標」,諸如:本件行為時編製準則第13-1條第 1款第 7
  目(即現行編制準則第17條第 1款第 7目)所規定「與關係人進、銷貨
  之金額達 1億元或實收資本額百分之二十以上者」;證券交易法施行細
  則第 6條第 1項第 1款之「應重編財務報告」門檻(即更正後稅損益金
  額在 1千萬元以上,且達原決算營業收入淨額1%或實收資本額5%者);
  或有參考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簡稱 SEC)所屬「幕僚成員」於西
  元1999年發布之「第99號幕僚會計公告」所列舉之不實陳述是否掩飾收
  益或其他趨勢、使損失變成收益(或收益變成損失)、影響發行人遵守
  法令之規範、貸款契約或其他契約上之要求、增加管理階層的薪酬、涉
  及隱藏不法交易等事為主的「質性指標」,亦即此「質性指標」並非單
  純以關係人間之「交易金額」若干為斷,而係應該尚含括公司經營階層
  是否有「舞弊」、「不法行為」的主觀犯意,或該內容是否足以「掩飾
  營收趨勢」、「影響履約或償債能力」及「影響法律遵循」等各項「質
  性因子」,加以綜合研判。且為確實達致前揭之法規範目的,爰認祇要
  符合其中一種指標,即屬「重大」,應於財務報告中揭露註釋。因此,
  審理事實的法院於具體個案就行為人所為財務報告「虛偽或隱匿」的「
  內容」,判斷是否符合「重大性」之要件時,自應綜參立法沿革、體系
  及目的等,本諸確信,為法律的演繹、解釋及適用,並就行為人主觀不
  法要件之有無,為事實的認定,並於判決理由中,詳為說明,以為論擬
  的依據,否則應認判決理由欠備,足以構成撤銷的原因。
參考法條:證券交易法第十四條、第二十條、第一百七十一條、證券交易
          法施行細則第六條
全文內容:
案由:違反證券交易法
    上  訴  人  臺灣高等檢察署檢察官  簡美慧
    上  訴  人
    即  被  告  陳○豐
    選任辯護人  施汎泉律師
                張琬平律師
                羅婉菱律師
    上列上訴人因被告違反證券交易法案件,不服臺灣高等法院中華民國
107 年 3月23日第二審更審判決( 105年度金上重更(二)字第12號;起
訴案號:臺灣基隆地方檢察署95年度偵字第4093號;追加起訴案號:同署
97年度偵緝字第 507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原判決關於陳○豐部分撤銷,發回臺灣高等法院。
        理    由
一、本件原判決認定上訴人即被告陳○豐有其事實欄所載之犯行,撤銷第
    一審不當之科刑判決,改判依修正前連續犯之規定,論處陳○豐以法
    人之行為負責人連續犯證券交易法第 171條第 1項第 1款之申報及公
    告不實罪刑,固非無見。
二、惟查:
  (一)證券交易法第20條第 2項規定「發行人依本法規定申報或公告之
        財務報告及財務業務文件,其內容不得有虛偽或隱匿之情事」,
        違反者,依同法第 171條第 1項第 1款規定,科處 3年以上10年
        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下同) 1千萬元以上 2億元以下
        罰金。此規範目的,係因公司的財務報告,乃投資人投資有價證
        券之主要參考依據,為使投資大眾明瞭公司之現況及未來展望,
        其財務報告之編製,自應具體允當、真實揭露公司之財務狀況;
        而有關發行人申報或公告之財務報告,既有虛偽不實,即為公司
        相關人之重大不法行為,亦屬重大證券犯罪,應有重懲之必要。
        又發行人編製之財務報告,依證券交易法第14條第 2項,授權主
        管機關行政院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下稱金管會)頒定之「證券
        發行人財務報告編製準則」(下稱編製準則)第 3條,規定:「
        應依本準則及有關法令辦理之,其未規定者,依一般公認會計原
        則辦理」,明確規範發行人辦理編製財務報告,所應遵循之優先
        順序。其中,有關「一般公認會計原則」,依金管會民國94年 9
        月27日金管證六字第0000000000號函釋,其範圍固包括財團法人
        中華民國會計研究發展基金會(下稱會計研究發展基金會)所公
        布之各號財務會計準則公報及其解釋,然會計研究發展基金會,
        實係民間團體,其所為有關會計財務相關問題之解釋函,係由該
        基金會財務會計準則委員會,針對外界函詢之特定財務會計問題
        ,加以研議後,先以解釋函方式發布,適時解答疑問,或闡述適
        當之會計處理方法,爾後則視實際需要,再另行制定、發布財務
        會計準則公報(見該基金會編印財務會計問題解釋函彙編總說明
        )。由此可見,其解釋函之位階,不僅在各號財務會計準則公報
        之後,更非行政機關基於法律授權,或基於職權而發布之行政命
        令,尤非屬經立法院通過、總統公布之法律,因此,祇有在不牴
        觸法令或編製準則及有關法令未規定之情形,始有其適用。復鑒
        於會計研究發展基金會所發布之解釋函,係處於浮動性之狀態,
        業見前述,其發布,未若法律、行政規則,必有依法公告、協商
        修改之程序,亦不似經該基金會選編制定、發布為各號財務會計
        準則公報之嚴謹,而足以形成人民對於刑罰權之預見,從而,本
        乎刑罰明確性原則,殊無逕行據以為充足或擴大證券交易法第20
        條第 2項空白構成要件事實內容之餘地。
        至於上揭條項所指不得有虛偽或隱匿情事之「內容」,係指某項
        資訊的表達或隱匿,對於相關投資人的投資決定具有重要的影響
        者而言,亦即客觀上須具備有「重大性」要件的「內容」,始為
        該當。反之,對於企業與關係人間「非重大交易」之事項,縱未
        依前揭解釋函予以揭露,祇須依編製準則第 5條第 2項規定,由
        主管機關通知其調整更正財務報告,或依違反證券交易法第14條
        第 3項後段之規定,處以同法第 178條第 1項第 2款之行政罰鍰
        已足,尚無科以刑罰之必要,庶符刑法謙抑、最後手段性及比例
        原則,此乃本院向來之見解。
        關於前述內容「重大性」之判斷標準,實務上已發展出演繹自現
        行法規命令的「量性指標」,諸如:本件行為時編製準則第13-1
        條第 1款第 7目(即現行編制準則第17條第 1款第 7目)所規定
        「與關係人進、銷貨之金額達 1億元或實收資本額百分之二十以
        上者」;證券交易法施行細則第 6條第 1項第 1款之「應重編財
        務報告」門檻(即更正後稅損益金額在 1千萬元以上,且達原決
        算營業收入淨額 1%或實收資本額 5%者);或有參考美國「證
        券交易委員會」(簡稱 SEC)所屬「幕僚成員」於西元1999年發
        布之「第99號幕僚會計公告」所列舉之不實陳述是否掩飾收益或
        其他趨勢、使損失變成收益(或收益變成損失)、影響發行人遵
        守法令之規範、貸款契約或其他契約上之要求、增加管理階層的
        薪酬、涉及隱藏不法交易等事為主的「質性指標」,亦即此「質
        性指標」並非單純以關係人間之「交易金額」若干為斷,而係應
        該尚含括公司經營階層是否有「舞弊」、「不法行為」的主觀犯
        意,或該內容是否足以「掩飾營收趨勢」、「影響履約或償債能
        力」及「影響法律遵循」等各項「質性因子」,加以綜合研判。
        且為確實達致前揭之法規範目的,爰認祇要符合其中一種指標,
        即屬「重大」,應於財務報告中揭露註釋。因此,審理事實的法
        院於具體個案就行為人所為財務報告「虛偽或隱匿」的「內容」
        ,判斷是否符合「重大性」之要件時,自應綜參立法沿革、體系
        及目的等,本諸確信,為法律的演繹、解釋及適用,並就行為人
        主觀不法要件之有無,為事實的認定,並於判決理由中,詳為說
        明,以為論擬的依據,否則應認判決理由欠備,足以構成撤銷的
        原因。
        原判決雖於理由欄參─四─(二),臚列「量性指標」及「質性
        指標」的判準,並在理由欄參─四─(三)─1.內,明白揭示:
        本件財務報告所「隱匿」的「關係人交易」,未達「量性指標」
        之標準(見原判決第23頁第 9行),惟就本件財務報告是否符合
        「質性指標」的「重大性誤述」乙節,於其理由欄參─四─(三
        )─2.內,援引金管會證券期貨局 101年 3月 2日證期(審)字
        第0000000000號復函所檢附之該局93年 8月17日證期六字第0000
        000000號函釋抄本內容為據,以「與關係人間之交易金額或餘額
        ,達該企業當期各該交易總額及餘額 1成上下」,作為本件「質
        性指標」之判斷標準。然細繹上開函釋抄本,係在重申「關係人
        之重大交易事項」應於財務報告中加以註釋,以及援用前揭基金
        會92年 5月30日(92)基秘字第 141號函釋意旨內容,說明在何
        等情形下,各個「關係人交易」在當期財務報告附註時,必須「
        單獨列示」或「得加總後彙列」之旨,似未對所謂關係人之「重
        大交易」,有所闡釋,能否執此函釋旨作為「質性指標」之參考
        依據,容非無疑。原審逕予援用,並未充分說明其理由,致檢察
        官及陳○豐得以執為指摘其理由不備,經核屬實。
        又原判決雖於事實欄,載敘「陳○豐…為隱瞞…重大交易事項以
        便利資金融通運用,並避免投資大眾對普○○生半導體股份有限
        公司(下稱普○○生公司)經營能力之質疑…」(見原判決第 3
        頁倒數第 4至 6行),但未於其理由欄中說明,得此心證的理由
        及所憑證據,同屬理由欠備;原審復未對其他「質性因子」為實
        質調查、審認,祇以「關係人間之『交易金額』,已占公司各當
        期『營業總收入』將近 1成甚至更高,會影響公司營運或獲利能
        力」,即作為認定「應予揭露」的門檻,似已混淆「質性指標」
        、「量性指標」之判準;尤有甚者,原判決既以「關係人間之『
        交易金額』,與公司各當期『營業總收入』之占比,為所謂「質
        性指標」之判斷依據,然所舉普○○生公司於91年度、93年度上
        半年,與○ GLORYL.L.C.(下稱○公司)、○ INTERNATIONAL C
        O., LTD.、TOP ○ CO., LTD.等公司間之交易占比,卻係以「(
        其他)應收帳款期末餘額」與各該當期「公司營業總收入」為計
        算基礎(見原判決第24頁第 8至15行),前後標準,似不相同。
        此攸關內容「重大性」之判斷,自有再予釐清之必要。
  (二)有罪判決所載之犯罪事實,為判斷其適用法令當否之依據,法院
        應將依職權認定與犯罪構成要件有關之事實,翔實記載,並於理
        由內逐一說明其憑以認定之證據,使事實及理由兩相一致,方為
        合法。
        細繹原判決事實欄,載敘:「陳○豐於編製普○○生公司91年度
        財務報告時,竟本虛偽記載依法應申報公告財務報告之概括犯意
        ,隱瞞○公司為關係人之事實,於上開財務報告(於「92年 3月
        24日」製作)之其他應收帳款明細表、應付帳款明細表上,將○
        公司列為非關係人」之旨(見原判決第 4頁第 4至 8行);於理
        由欄內,卻載為:「被告陳○豐基於虛偽記載上開財務報告之概
        括犯意,先後於『91年 4月10日』、…編製不實財務報告」等旨
        (見原判決第25頁第17至18行),則該91年度財務報告究係在「
        92年 3月24日」,抑或「91年 4月10日」所編製,前後所載似非
        一致,允宜一併查明、更正。
三、以上,或為檢察官、陳○豐上訴意旨所指摘,或屬本院得依職權調查
    之事項,且該違背法令影響於事實確定,本院無可據以為裁判,應認
    原判決關於陳○豐部分具有撤銷發回更審之原因。
    至於原判決理由欄肆─三至九關於陳○豐此部分被訴不另為無罪諭知
    部分,與前揭發回部分,有審判不可分關係,應併予發回。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 397條、第 401條,判決如主文。
中華民國107年12月6日
                                      最高法院刑事第七庭
                                              審判長法官  洪昌宏
                                                    法官  吳信銘
                                                    法官  許錦印
                                                    法官  王國棟
                                                    法官  李釱任
本件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記官
中華民國107年12月10日

相關法條

1. 證券交易法 民國 108 年 06 月 21 日修正(現行法規)
第十四條(財務報告之定義及編製準則)
本法所稱財務報告,指發行人及證券商、證券交易所依法令規定,應定期
編送主管機關之財務報告。
前項財務報告之內容、適用範圍、作業程序、編製及其他應遵行事項之財
務報告編製準則,由主管機關定之,不適用商業會計法第四章、第六章及
第七章之規定。
第一項財務報告應經董事長、經理人及會計主管簽名或蓋章,並出具財務
報告內容無虛偽或隱匿之聲明。
前項會計主管應具備一定之資格條件,並於任職期間內持續專業進修;其
資格條件、持續專業進修之最低進修時數及辦理進修機構應具備條件等事
項之辦法,由主管機關定之。
股票已在證券交易所上市或於證券櫃檯買賣中心上櫃買賣之公司,依第二
項規定編製年度財務報告時,應另依主管機關規定揭露公司全體員工平均
薪資及調整情形等相關資訊。
第二十條(誠實義務及損害賠償責任(一))
有價證券之募集、發行、私募或買賣,不得有虛偽、詐欺或其他足致他人
誤信之行為。
發行人依本法規定申報或公告之財務報告及財務業務文件,其內容不得有
虛偽或隱匿之情事。
違反第一項規定者,對於該有價證券之善意取得人或出賣人因而所受之損
害,應負賠償責任。
委託證券經紀商以行紀名義買入或賣出之人,視為前項之取得人或出賣人
。
第一百七十一條(罰則)
有下列情事之一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一千萬
元以上二億元以下罰金:
一、違反第二十條第一項、第二項、第一百五十五條第一項、第二項、第
    一百五十七條之一第一項或第二項規定。
二、已依本法發行有價證券公司之董事、監察人、經理人或受僱人,以直
    接或間接方式,使公司為不利益之交易,且不合營業常規,致公司遭
    受重大損害。
三、已依本法發行有價證券公司之董事、監察人或經理人,意圖為自己或
    第三人之利益,而為違背其職務之行為或侵占公司資產,致公司遭受
    損害達新臺幣五百萬元。
犯前項之罪,其因犯罪獲取之財物或財產上利益金額達新臺幣一億元以上
者,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二千五百萬元以上五億元以下罰
金。
有第一項第三款之行為,致公司遭受損害未達新臺幣五百萬元者,依刑法
第三百三十六條及第三百四十二條規定處罰。
犯前三項之罪,於犯罪後自首,如自動繳交全部犯罪所得者,減輕或免除
其刑;並因而查獲其他正犯或共犯者,免除其刑。
犯第一項至第三項之罪,在偵查中自白,如自動繳交全部犯罪所得者,減
輕其刑;並因而查獲其他正犯或共犯者,減輕其刑至二分之一。
犯第一項或第二項之罪,其因犯罪獲取之財物或財產上利益超過罰金最高
額時,得於犯罪獲取之財物或財產上利益之範圍內加重罰金;如損及證券
市場穩定者,加重其刑至二分之一。
犯第一項至第三項之罪,犯罪所得屬犯罪行為人或其以外之自然人、法人
或非法人團體因刑法第三十八條之一第二項所列情形取得者,除應發還被
害人、第三人或得請求損害賠償之人外,沒收之。
違反第一百六十五條之一或第一百六十五條之二準用第二十條第一項、第
二項、第一百五十五條第一項、第二項、第一百五十七條之一第一項或第
二項規定者,依第一項第一款及第二項至前項規定處罰。
第一項第二款、第三款及第二項至第七項規定,於外國公司之董事、監察
人、經理人或受僱人適用之。
2. 證券交易法施行細則 民國 101 年 11 月 23 日修正(現行法規)
第六條
  依本法第三十六條所公告並申報之財務報告,未依有關法令編製而應予
  更正者,應照主管機關所定期限自行更正,並依下列規定辦理:
  一、個體或個別財務報告有下列情事之一,應重編財務報告,並重行公
      告:
    (一)更正綜合損益金額在新臺幣一千萬元以上,且達原決算營業收
          入淨額百分之一者。
    (二)更正資產負債表個別項目(不含重分類)金額在新臺幣一千五
          百萬元以上,且達原決算總資產金額百分之一點五者。
  二、合併財務報告有下列情事之一,應重編財務報告,並重行公告:
    (一)更正綜合損益金額在新臺幣一千五百萬元以上,且達原決算營
          業收入淨額百分之一點五者。
    (二)更正資產負債表個別項目(不含重分類)金額在新臺幣三千萬
          元以上,且達原決算總資產金額百分之三者。
  三、更正綜合損益,或資產負債表個別項目(不含重分類)金額未達前
      二款規定標準者,得不重編財務報告,並應列為保留盈餘、其他綜
      合損益或資產負債表個別項目之更正數,且於主管機關指定網站進
      行更正。
  依前項第一款或第二款規定重行公告時,應扼要說明更正理由及與前次
  公告之主要差異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