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詢結果

司法判解

 
裁判字號: 臺灣高等法院 106.03.16 一百零五年聲再字第446號裁判書
裁判日期: 民國 106 年 03 月 16 日
資料來源: 司法院
相關法條
證券交易法 第 171 條
公司法 第 8 條
要  旨:
1.所謂犯罪所得,基於罪刑法定主義及明確性原則,應係指被告實際上確
  已支配、管領之實際金額為限。且法人與自然人,在法律上各具有獨立
  人格,法人之財產法益自不等同於其負責人之自然人法益。而公司經營
  者,因受全體股東之授權委任,實質掌控公司之經營,但經營所生盈虧
  ,應歸屬各該企業所有人而非受公司委託之經營者,此乃當然之理。
2.刑事訴訟法第 420條於 104年 2月 4日修正公布,同年月 6日生效,就
  為受判決人之利益,得聲請再審之事由,其中第 1項第 6款由原規定「
  因發現『確實之新證據』,足認受有罪判決之人應受無罪、免訴、免刑
  或輕於原判決所認罪名之判決者」修正為「因發現『新事實或新證據,
  單獨或與先前之證據綜合判斷』,足認受有罪判決之人應受無罪、免訴
  、免刑或輕於原判決所認罪名之判決者」,並增列第 3項「第 1項第 6
  款之新事實或新證據,指判決確定前已存在或成立而未及調查斟酌,及
  判決確定後始存在或成立之事實、證據」規定。是上開所指之「新事實
  」或「新證據」,於判決確定後始行存在或成立者之事實或證據,固然
  屬之,然若判決確定前即存在或成立之證據或事實,業經事實審法院於
  審判中調查、辯論,則無論原確定判決已詳述其調查、取捨證據之心證
  理由,或因該等證據或事實,客觀上與確定判決所認定之犯罪事實並無
  相當之關聯可為被告有利之認定,且於判決主旨不生影響,而原確定判
  決未說明不予採納之理由,要均與上開規定所指「未及調查斟酌」之情
  形不合,自非上開所謂之「新證據」或「新事實」。又參諸上開條文之
  修正理由,指明再審制度之目的在發現真實並追求具體公平正義之實現
  ,為求真實之發見,避免冤獄,對於確定判決以有再審事由而重新開始
  審理,攸關被告權益影響甚鉅,故除現行規定所列舉之新證據外,若有
  確實之新事實存在,不論單獨或與先前之證據綜合判斷,合理相信足以
  動搖原確定判決,使受有罪判決之人應受無罪、免訴、免刑或輕於原判
  決所認罪名之判決,應即得開啟再審程序等意旨。足見該條文修正後,
  所謂之新證據或新事實,仍必須顯然可認為足以動搖原有罪確定判決,
  而為受判決人無罪、免訴、免刑或輕於原判決所認罪名之判決者為限。
  且依此原因聲請再審者,應提出具體之新事實或新證據,由法院綜合新
  證據、新事實,與案內其他有利與不利之全部卷證,予以判斷,而非徒
  就卷內業已存在之資料對於法院取捨證據之職權行使加以指摘。又刑事
  訴訟法第 434條第 2項、第 433條規定,再審之聲請,經法院認為無再
  審理由而以裁定駁回後,不得更以同一原因聲請再審;法院認為聲請再
  審之程序違背規定者,應以裁定駁回之。而所謂「同一原因」,係指同
  一事實之原因而言(最高法院24年度總會決議參照)。末按再審係就確
  定判決事實錯誤而設之救濟方法,與非常上訴旨在糾正法律上之錯誤不
  同,故如確定判決違背法令,雖可依非常上訴之方法謀求救濟,要不能
  據為聲請再審之理由(最高法院56年度台抗字第44號裁定意旨參照);
  又再審係為確定判決認定事實錯誤而設之救濟程序,故為受判決人利益
  聲請再審者,必其聲請合於刑事訴訟法第 420條第 1項第 1款至第 6款
  或第 421條所定之情形,始得為之,此與非常上訴旨在糾正確定判決之
  審判違背法令者,並不相同(最高法院 102年度台抗字第 962號判決意
  旨參照)。準此,再審及非常上訴制度,雖均為救濟已確定之刑事判決
  而設,惟前者係對原確定判決認定事實錯誤而設之救濟程序,後者則在
  糾正原確定判決違背法令之錯誤。如對於原確定判決以違背法令為理由
  聲明不服,自應循非常上訴程序救濟,兩者訴訟上之構造及目的並不相
  同。
參考法條:公司法第 8條、證券交易法第 171條、刑事訴訟法第 420條、
          第 421條、第 433條、第 434條
全文內容:
案由:證券交易法
    再審聲請人
    即受判決人  杜○莊(兼受判決人馬○玲之配偶)
    受 判決 人  馬○玲
    共      同
    選任辯護人  李佳翰律師
    上列聲請人因受判決人違反證券交易法案件,對於本院99年度金上重
訴字第42號,中華民國 102年 2月 7日第二審確定判決(臺灣臺北地方法
院98年度金重訴字第 6號,起訴案號: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97年度偵
字第 17233號、第 22231號、第 27040號、98年度偵字第6390號),聲請
再審,本院裁定如下:
        主    文
    再審之聲請駁回。
        理    由
一、再審聲請意旨略以:受判決人杜○莊、馬○玲因違反證券交易法等案
    件,前經本院以99年度金上重訴字第42號刑事判決(下稱原確定判決
    ),認係犯證券交易法第 171條第 1項第 3款、第 2項之加重特殊背
    信罪,經提起上訴,最高法院以 103年度台上字第2194號判決駁回上
    訴確定。然原確定判決有如下之違誤,聲請人即受判決人杜○莊爰為
    受判決人之利益聲請再審:
  (一)本件原確定判決並未認定馬○投資公司及馬○實質控制人頭帳戶
        合計持有元○證券投資信託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元○投信公司)
        百分之 55.60股份係被告馬○玲個人所有。復於事實欄記載:「
        元○證公司乃於94年 9月 5日交割購入元○投信公司股權合計38
        68萬8481股,使元○證公司對於元○投信公司之股權自百分之20
        .72 提高至百分之 83.19(增加百分之 62.47),嗣元○投信公
        司旗下基金持有面額 133.5億元之結構債經處理結果,果均發生
        損失,元○證公司即以增購股權後之持股比例,分攤此部分處理
        結構債所生之損失,造成元○證公司 4億4480萬3252元損失,杜
        ○莊、馬○玲並因而取得無須分攤此部分損失之利益(詳後述及
        如附表 1所示)」等語(見原判決第 9頁)。未就被告二人犯罪
        所得若干為隻字片語之記載。其理由則係以「元○證公司是否因
        本案股權交易而受有損害(亦即被告杜○莊、馬○玲是否有犯罪
        所得)?」疑問句標題,一語帶過(見原確定判決第99至 100頁
        )。亦未就元○京○證券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元○證公司)分攤
        處理結構債所生損害,何以即係被告二人之犯罪所得之理由,為
        任何必要之論斷並說明所憑證據,已有未依證據認定事實及判決
        理由不備或矛盾之違疏。
  (二)法人與自然人,在法律上各具有獨立人格,縱該自然人為法人之
        負責人,因人格權及財產權係各自獨立,法人之財產法益自不等
        同於其負責人之自然人法益。從而法人之犯罪所得,亦不等同負
        責人之自然人犯罪所得。而「企業所有與企業經營分離」原則,
        乃世界潮流,為公司法之基本理念。公司經營者,因受全體股東
        之授權委任,實質掌控公司之經營,但經營所生盈虧,基於上開
        原則,應歸屬各該企業所有人而非受公司委託之經營者,此乃當
        然之理。苟將公司經營之盈虧,歸屬公司經營者,認係其犯罪所
        得,實乃嚴重之法理謬誤。本件原判決所認出售元○投信公司股
        票與元○證公司之騰○投資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騰○公司)及志
        ○國際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志○公司)兩家公司,縱屬原判決所
        稱之馬○投資公司之成員,然騰○公司及志○公司均係依公司法
        設立登記之合法公司,具有獨立之人格,為權利義務之主體。94
        年 9月間依公司法相關規定,經正常程序將公司所持有元○投信
        公司股票出售,亦均將售股所得列入公司帳冊,且繼續從事其他
        投資,並將售股所得列人公司年度盈虧之結算,更將年度稅後盈
        餘配發股利與所有股東,而非轉至被告二人個人帳戶。顯見上開
        二公司因出售元○投信公司股票得以免除分擔結構債損失之利益
        ,已由該等公司之股東取得,而非被告二人取得,自不得將之計
        入其二人之犯罪所得:
        1.法人與自然人,在法律上各具有獨立人格,縱該自然人為法人
          之負責人,因人格權及財產權係各自獨立,法人之財產法益自
          不等同於其負責人之自然人法益。從而法人之犯罪所得,亦不
          等同負責人之自然人犯罪所得,二者截然可分,不容混淆。則
          證券交易法第 171條第 2項之犯罪所得是否已達一億元,係以
          行為人(自然人)為認定依據,倘犯罪所得歸屬法人所有,縱
          已達一億元以上,且自然人為該法人之負責人,亦不能將法人
          所得視為自然人所得,此乃法理之當然,亦為實務上一致之見
          解。
        2.況「企業所有與企業經營分離」原則,乃世界潮流,為公司法
          之基本理念,尤以股份有限公司相較於其他型態之公司,係為
          聚集多數人資本之資合公司,尤屬代表。公司股東固可委託他
          人直接為企業之經營,仍需就公司經營之盈虧為全部之負擔。
          而企業經營者,因受全體股東之授權委任,實質控制公司之經
          營,但經營所生之盈虧,基於上開分離原則仍歸公司全體股東
          。縱經營者違背公司所委託之任務,致損害公司之利益,依法
          雖應負民事與刑事責任。但若經營者因背信行為導致公司本身
          或第三人(包括其他公司)獲有財物或利益時,該所得基於上
          開原則,應歸屬各該企業所有人而非受委託之經營者。此乃當
          然之理。苟將公司經營之營虧,歸屬公司經營者個人,認係其
          犯罪所得,實乃嚴重之法理謬誤。另我國公司法制,並未直接
          規範自然人之控制股東,惟參照現行公司法第 8條第 3項規定
          :所稱實質控制者亦僅指對公司之人事、財務或業務經營而實
          質指揮執行業務之人,而該實質控制公司之人係應與本法董事
          同負民事、刑事及行政罰之責任。足證所謂實質控制係規範公
          司經營者之責任,與公司之所有權無關。
        3.原確定判決既確認:馬○投資公司與馬○實質控制人頭帳戶合
          計持有元○投信公司百分之55.6之股權,而元○證公司於94年
          9月5日交割購入元○投信公司股權合計3868萬8481股,使元○
          證公司對於元○投信公司之股權自百分之 20.72提高至百分之
          83.19(增加百分之62.47)(見原確定判決第 4頁及第 8至 9
          頁)。則依「元○證券投資信託股份有限公司股東名薄」(聲
          證一)所載:馬○投資公司與馬○實質控制人頭帳戶持有元○
          投信公司百分之55.6股權中屬馬○投資公司之騰○公司持股為
          百分之 38.43;志○公司持有為百分之4.83,合計百分之43.2
          6 ,馬○實質控制人頭帳戶合計百分之 12.34(即百分之55.6
          0-38.43-4.83=12.34)。至於元○證公司增購之百分之 62.47
          扣除上開馬○投資公司與馬○實質控制人頭帳戶持有百分之55
          .6股權外,其餘由何○慈等其他股東持有嗣出售合計百分之6.
          87部分,既已超出原判決所認定馬○投資公司與馬○實質控制
          人頭帳戶原持有元○投信公司百分之55.6,該部分顯與被告杜
          ○莊及馬○玲無關,不能計入其二人犯罪所得,合先說明。
        4.騰○公司係民國78年 8月19日核准設立,其股東結構,係以法
          人為最大股東,均無馬○玲或其家族持有,細繹該公司94年12
          月31日之股東名薄,最大股東係連○投資股份有限公司,持有
          股份比例百分之 53.39,另一股東為英屬維京群島商邁○創投
          有限公司持有股份比例百分之45.87 ,選任陳○蓮為董事長。
          另志○公司之前身為新竹玻○公司,係於43年1 月 3日即已設
          立登記,歷史悠久,94年12月31日前股東人數逾千人,此有經
          濟部商業司公司資料查詢及騰○公司設立登記後之股東名簿(
          聲證二)暨志○公司93年度盈虧分配表所示股東名薄在卷可按
          。顯見上開騰○及志○兩公司係依公司法設立登記之合法公司
          ,具有獨立之人格,為權利義務之主體,享受權利,負擔義務
          ,何能謂上開二公司係被告馬○玲所有?況依上開二公司設立
          登記及股東名簿等資料之記載,被告二人及馬○子女均非公司
          之股東、董事、監察人,應足證原判決所稱馬○玲所實質掌控
          者應係公司之實際經營而已,而非擁有公司所有權甚明。
        5.騰○公司確曾於94年 9月 5日出售元○投信公司之股票予元○
          證公司,出售股數23,796,952股(占元○投信公司總股數之百
          分之 38.43),【此參見上開「元○投信公司股東名簿」編號
          1(股東戶號3)自明】,每股成交金額57元,扣除代扣證券交
          易稅 4,069,279元,收到股款1,352,354,985 元。出售所得股
          款主要用於:償還銀行和票券公司借款共計1,328,368,218 元
          。94年 9月 9日預付不動產款項24,380,000元。且騰○公司94
          年度稅後淨利 397,044,354元。95年 6月28日股東常會原決議
          盈餘不發放;95年11月30日股東臨時會修訂發放盈餘 349,600
          ,000元;嗣於96年 5月15日董事會決議96年 5月28日為除息基
          準日並於同一天發放完畢。此有騰○公司覆函(聲證三)及檢
          附之94年 9月 5日證券交易稅單影本一份、94年盈餘發放相關
          資料影本一份、轉帳傳票、股東常會會議記錄、94年騰○財報
          及會計師查核報告影本一份等檢呈可憑(聲證四至七)。
        6.另志○公司於94年 9月 5日有出售元○投信公司之股票2,992,
          023 股(占元○投信公司總股數之百分之4.83,【此參見上開
          「元○投信公司股東名簿」編號 166(股東戶號 236)自明】
          ,所得股款為 170,033,675元。所得股款用途:( 1)94年 9
          月 6日償還國際票券商業本票本息10,317,252元(到期 9,000
          萬續作 8,000萬)。( 2)94年 9月 9日償還復○銀行短期借
          款本息 150,446,657元(到期35,000萬續作20,000萬)。( 3
          )餘 9,269,766元為購買上市櫃股票及公司週轉金使用。該公
          司94年股東常會決議93年度盈餘分派現金股利 180,000,000元
          ;95年股東常會決議94年度盈虧撥補,無配發股息。有該公司
          之覆函(聲證八)及檢送之( 1)94年 9月 5日傳票號0006日
          記帳 1張。( 2)94年 1至12月「長期投資」總分類帳 1張。
          ( 3)94年 9月 5日至94年 9月10日「世○南京 _股 0000000
          」及「元○營業一支 0000000」總分類帳(計日)共 2張。(
          4 )94年股東常會議事錄抄件共 2張。( 5)95年股東常會議
          事錄影本共 2張。( 6)93年度盈餘分配表共14頁檢呈可稽(
          聲證九至十四)。
        7.依上開檢呈之證據資料顯示:騰○及志○二公司均依公司法設
          立登記,並基於獨立人格經營公司業務,享受權利,負擔義務
          ,94年間依公司法相關規定,經正常程序將公司所持有元○投
          信公司股票出售,亦均將售股所得列入公司帳冊,且繼續從事
          其他投資,並將售股所得列入公司年度盈虧之結算,更將年度
          稅後盈餘配發股利與所有股東,而非轉至被告二人個人帳戶。
          顯見被告馬○玲並未經由上開二公司出售上開元○投信公司股
          票所獲致之盈餘取得任何財物或利益。是縱如原確定判決所認
          定被告馬○玲確係「馬○投資公司」之實質掌控者,但其僅係
          實際之經營者,非「馬○投資公司」中之騰○及志○二公司所
          有者,而上開二公司因出售元○投信公司股票得以免除分擔結
          構債損失之利益,既然已由該公司之股東取得,而非由被告二
          人取得,自不得將之計入被告二人之犯罪所得,原判決憑空恣
          意認定,上開二公司得以免除分擔結構債損失之利益係被告二
          人取得,並據以計入被告犯罪所得,顯與上開證據資料相悖,
          而有違誤。
        8.揆上所言,上開證據於原判決確定前己存在、成立,然原判決
          未及調查審酌,惟該等證據足資證明騰○公司及志○公司係獨
          立之之人格,為權利義務之主體,享受權利,負擔義務。其等
          94年間依公司法相關規定出售所持之元○投信公司股票,並將
          當年度之獲利分配與所有股東,顯見元○證公司向馬○玲所實
          際經營控制之騰○公司及志○公司購買元○投信公司股票百分
          之 43.26部分,得以免除分擔結構債損失之利益者係人格獨立
          之騰○公司及志○公司,依法應不得將上開兩公司所得利益,
          遽認係被告二人因犯罪實際所得。
  (三)被告馬○玲縱係馬○投資公司之實際經營控制之人,但其既非上
        開公司之所有者,其因背信行為致免除分擔損失之利益者係騰○
        公司及志○公司,詳如前述,據此計算被告二人犯罪所得應為87
        86萬4129元,未達一億元。原審若就上開與待證事實有重要關係
        而屬法院應依職權調查之證據,詳予調查審究,應足動搖原判決
        認定之事實:
        1.元○投信公司因處理87.5億元及18億元、28億元結構債,分別
          產生 6億2274萬0460元及 2億6790萬2436元之虧損。元○證公
          司依原持股百分之 20.72計算,應分別分攤 1億2903萬1823元
          及5550萬9384元之損失。因元○證公司於94年 9月 5日向馬○
          投資公司及馬○實質控制人頭帳戶合計購買元○投信公司百分
          之 55.60股份,另向其他小股東購買百分之6.87股份(該部分
          超出原判決所認定馬○投資公司與馬○實質控制人頭帳戶持有
          百分之55.6股權,顯與被告無關,詳前所述),合計增購百分
          之 62.47股權後,固分別增加分攤 3億8902萬元及5577萬7287
          元(按此係依加權平均持股比例計算,詳見原確定判決附表 1
          )之損失,二者相加總共增加分攤 4億4480萬3252元,為原確
          定判決所確認。則還原元○投信公司因處理結構債所生虧損之
          總額應為 712.026.976元( 444,803,252元除以62.47%),再
          依上開證據所示,其中騰○公司、志○公司兩公司出售元○投
          信公司股票合計百分之 43.26股權部分,免於分攤結構債虧損
          利益之3 億0802萬2870元(計算方式為 712,026,976元 x43.2
          6%),該金額係屬上開兩公司之全體股東所得,非被告二人犯
          罪所得。另其他小股東部分之百分之6.87股權免於分攤之4891
          萬6253元(計算方式為 712,026,976元x6.87%)部分,既與被
          告二人無關,亦不能認屬其等之犯罪所得。因此,縱認馬○實
          質控制人頭帳戶百分之 12.34部分,免於分攤損失之利益屬被
          告二人之犯罪所得,金額亦應為8786萬4129元(計算方式為71
          2,026.976x12.34%),並未達 1億元,應僅論以證券交易法第
          171條第1項第 3款之普通背信罪至灼。
        2.依前述,縱認馬○玲實質控制馬○投資公司而具有經營控制權
          ,然聲請人所提出之新證據,足資證明出售元○投信股票之騰
          ○,確非馬○玲所有,依前揭「企業所有與企業經營分離」原
          則,上開免除分擔結構債損失之利益者,係騰○及志○之全體
          股東而非企業經營者之馬○玲甚明。依原確定判決確認之事實
          ,被告馬○玲係馬○投資公司之實際經營控制之人,非上開公
          司之所有者,其因背信行為致免除分擔損失之利益者係騰○公
          司及志○公司,據此計算被告二人犯罪所得未達一億元。上開
          新證據若經審酌,確足以動搖原確定判決所認定之事實。
  (四)綜上:
        1.原確定判決雖以元○證公司因本案股權交易而受之損害認係被
          告杜○莊、馬○玲犯罪所得。然其事實欄未就被告二人犯罪所
          得若干為隻字片語之記載;其理由則未為任何論敘,僅以「元
          ○證公司是否因本案股權交易而受有損害(亦即被告杜○莊、
          馬○玲是否有犯罪所得)?疑問句標題,一語帶過,已難謂適
          法。
        2.所謂犯罪所得,基於罪刑法定主義及明確性原則,應係指被告
          實際上確已支配、管領之實際金額為限。且法人與自然人,在
          法律上各具有獨立人格,法人之財產法益自不等同於其負責人
          之自然人法益。而公司經營者,因受全體股東之授權委任,實
          質掌控公司之經營,但經營所生盈虧,應歸屬各該企業所有人
          而非受公司委託之經營者,此乃當然之理。聲請人所提上開證
          據,足資證明出售元○投信公司股票之騰○公司及志○公司二
          公司俱具獨立之人格,為權利義務之主體,其等94年 9月間依
          公司法相關規定,分別出售所持之元○投信公司股票,並將當
          年度之獲利分配與所有股東,得以免除分擔結構債損失之利益
          者,確係人格獨立之騰○公司及志○公司之全體股東,而非馬
          ○玲犯罪所有。據此計算,被告二人犯罪所得顯然未達一億元
          。原審若就上開與待證事實有重要關係而屬法院應依職權調查
          之證據,詳予調查審究,應足動搖原確定判決認定之事實。上
          開證據資料雖係在原確定判決前已經存在,然其既未經原審調
          查審認,且此就被告二人應成立證券交易法第 171條第 1項第
          3 款所規定之特別背信罪,而非原判決所認定之證券交易法第
          171 條第 2項之加重特別背信罪,足為具體有利之證明,而可
          獨立或與其他證據經綜合判斷,足以合理相信被告二人應受較
          原判決為輕之判決,自符合刑事訴訟法第 420條第 1項第 6款
          、第 3項規定,爰依法提狀聲請再審,懇請鈞院裁准開始再審
          ,以資救濟,並維被告二人權益及公平正義。
二、按再審之聲請,經法院認為無再審理由者,應以裁定駁回之,刑事訴
    訟法第 434條第 1項定有明文。次按刑事訴訟法第 420條於 104年 2
    月 4日修正公布,同年月 6日生效,就為受判決人之利益,得聲請再
    審之事由,其中第 1項第 6款由原規定「因發現『確實之新證據』,
    足認受有罪判決之人應受無罪、免訴、免刑或輕於原判決所認罪名之
    判決者」修正為「因發現『新事實或新證據,單獨或與先前之證據綜
    合判斷』,足認受有罪判決之人應受無罪、免訴、免刑或輕於原判決
    所認罪名之判決者」,並增列第 3項「第 1項第 6款之新事實或新證
    據,指判決確定前已存在或成立而未及調查斟酌,及判決確定後始存
    在或成立之事實、證據」規定。是上開所指之「新事實」或「新證據
    」,於判決確定後始行存在或成立者之事實或證據,固然屬之,然若
    判決確定前即存在或成立之證據或事實,業經事實審法院於審判中調
    查、辯論,則無論原確定判決已詳述其調查、取捨證據之心證理由,
    或因該等證據或事實,客觀上與確定判決所認定之犯罪事實並無相當
    之關聯可為被告有利之認定,且於判決主旨不生影響,而原確定判決
    未說明不予採納之理由,要均與上開規定所指「未及調查斟酌」之情
    形不合,自非上開所謂之「新證據」或「新事實」。又參諸上開條文
    之修正理由,指明再審制度之目的在發現真實並追求具體公平正義之
    實現,為求真實之發見,避免冤獄,對於確定判決以有再審事由而重
    新開始審理,攸關被告權益影響甚鉅,故除現行規定所列舉之新證據
    外,若有確實之新事實存在,不論單獨或與先前之證據綜合判斷,合
    理相信足以動搖原確定判決,使受有罪判決之人應受無罪、免訴、免
    刑或輕於原判決所認罪名之判決,應即得開啟再審程序等意旨。足見
    該條文修正後,所謂之新證據或新事實,仍必須顯然可認為足以動搖
    原有罪確定判決,而為受判決人無罪、免訴、免刑或輕於原判決所認
    罪名之判決者為限。且依此原因聲請再審者,應提出具體之新事實或
    新證據,由法院綜合新證據、新事實,與案內其他有利與不利之全部
    卷證,予以判斷,而非徒就卷內業已存在之資料對於法院取捨證據之
    職權行使加以指摘。又刑事訴訟法第 434條第 2項、第 433條規定,
    再審之聲請,經法院認為無再審理由而以裁定駁回後,不得更以同一
    原因聲請再審;法院認為聲請再審之程序違背規定者,應以裁定駁回
    之。而所謂「同一原因」,係指同一事實之原因而言(最高法院24年
    度總會決議參照)。末按再審係就確定判決事實錯誤而設之救濟方法
    ,與非常上訴旨在糾正法律上之錯誤不同,故如確定判決違背法令,
    雖可依非常上訴之方法謀求救濟,要不能據為聲請再審之理由(最高
    法院56年度台抗字第44號裁定意旨參照);又再審係為確定判決認定
    事實錯誤而設之救濟程序,故為受判決人利益聲請再審者,必其聲請
    合於刑事訴訟法第 420條第 1項第 1款至第 6款或第 421條所定之情
    形,始得為之,此與非常上訴旨在糾正確定判決之審判違背法令者,
    並不相同(最高法院 102年度台抗字第 962號判決意旨參照)。準此
    ,再審及非常上訴制度,雖均為救濟已確定之刑事判決而設,惟前者
    係對原確定判決認定事實錯誤而設之救濟程序,後者則在糾正原確定
    判決違背法令之錯誤。如對於原確定判決以違背法令為理由聲明不服
    ,自應循非常上訴程序救濟,兩者訴訟上之構造及目的並不相同。
三、按為受判決人之利益聲請再審,得由管轄法院之檢察官、受判決人、
    受判決人之法定代理人或配偶,受判決人已死亡者,其配偶、直系血
    親、三親等內之旁系血親、二親等內之姻親或家長家屬為之,刑事訴
    訟法第 427條定有明文。查本件再審聲請人杜○莊係受判決人馬○玲
    之配偶,其為受判決人馬○玲之利益聲請再審,有 105年11月 9日再
    審聲請狀、個人基本資料查詢結果 2紙可稽,是再審聲請人杜○莊就
    受判決人馬○玲部分,為本案合法之再審聲請人,合先敘明。
四、經查:
  (一)原確定判決認定聲請人杜○莊係元○證公司(該公司為依證券交
        易法發行有價證券之上市公司,於96年 4月 2日併入復○金融控
        股股份有限公司,並於同日終止上市)之董事長;馬○玲係杜○
        莊之配偶(馬○玲、杜○莊下稱被告二人)、元○證公司創辦人
        及精神領袖,其與杜○莊共同持有元○證公司百分之8.68之股權
        (其中杜○莊個人持有百分之2.21之股權,餘以元○投資股份有
        限公司、兆○投資股份有限公司、旭○投資股份有限公司、現○
        投資股份有限公司之名義持有合計百分之6.47之股權);吳○敏
        為元○證公司債券部副總經理;林○義為元○證公司董事(兆○
        投資股份有限公司於94年 6月30日改派之法人董事),並受馬○
        玲委託代為管理馬○玲私人及其家族實質掌控之騰○公司、聯○
        公司、志○公司、元○國際股份有限公司、匯○投資股份有限公
        司、久○投資股份有限公司、瑞○財務管理顧問股份有限公司、
        元○投資股份有限公司、兆○投資股份有限公司、旭○投資股份
        有限公司、尊○投資股份有限公司、裕○投資股份有限公司等投
        資公司(下統稱馬○投資公司)之財務、稅務與帳戶資金調度,
        且以李○來、顏○山、李○香、黃○榮、蘇○利、許吳○金、柯
        ○傑、謝○玲、黃秦○貞、陳○玲、衷○彥、林○滄、馬○台與
        陳○哲等人所開立之帳戶做為馬○玲所實質控制之人頭帳戶(下
        統稱馬○實質控制人頭帳戶),以從事相關金融商品之交易、資
        金調度往來或分散持有元○投信公司(負責人馬○欣係馬○玲與
        杜○莊之長女)之股權,馬○投資公司及馬○實質控制人頭帳戶
        合計持有元○投信公司百分之 55.60之股數,杜○莊、吳○敏、
        林○義均分屬依證券交易法所規定發行有價證券公司(即元○證
        公司)之董事或經理人,並均受元○證公司委託而負有為元○證
        公司利益忠實執行職務之義務。93年 7月間,因聯○投資信託股
        份有限公司基金暫停贖回事件,金管會於94年 2月20日透過中華
        民國證券投資信託暨顧問商業同業公會之管道,要求各投信公司
        於出清處理結構式債券(下稱結構債)時須符合法令、不可讓基
        金投資人受損、若有損失由投信公司股東承擔等原則(即金管會
        三大處理原則)。又元○投信公司因處理其中面額48億元之結構
        債,產生 7億7624萬5156元之損失(48億元結構債移轉、損失產
        生、損失分擔情形詳原確定判決附表 2,另87.5億元結構債移轉
        、損失產生、損失分擔情形詳如原確定判決附表 4),而元○投
        信公司小股東並無分攤損失之意願,馬○投資公司、馬○實質控
        制人頭帳戶因而尚須承擔其他元○投信公司小股東所應承擔之損
        失。被告二人竟為圖將馬○處理剩餘結構債而需分攤之損失轉嫁
        予元○證公司,明知剩餘結構債依金管會要求勢將儘速自元○投
        信公司移出,元○證公司若欲增加元○投信公司之持股,股權移
        轉時機之選擇當可於元○投信公司旗下基金持有之結構債先移出
        後為之,尚無於此際處理增購股權之急迫性,竟共同基於意圖為
        自己之利益、損害元○證公司利益之違背職務犯意聯絡及行為分
        擔,透過杜○莊向不知情之元○證公司總經理室執行副總經理李
        ○彬釋出有意出售元○投信公司股權之訊息,並依往例交不知情
        之財務部門副總經理陳○漳進行後續委託鑑價事宜,向杜○莊建
        議每股購價為57元,經杜○莊、馬○玲同意後,即由不知情之元
        ○證公司承辦人員朱○苓於同年 7月14日檢附上開總經理室評估
        報告、鑑價報告、會計師出具之價格合理性意見書後,簽擬以每
        股57元之價格購買元○投信公司之股權,經杜○莊於同年月15日
        批核後,提送董事會討論。與被告二人有犯意聯絡之吳○敏、林
        ○義均明知系爭48億元結構債之處理已產生 7億7624萬5156元鉅
        額之損失,元○證公司應按持有元○投信公司股權百分之 20.72
        分攤損失,且知悉剩餘結構債依金管會要求勢將儘速自元○投信
        公司移出處理,股權之移轉在結構債自元○投信公司移出前,元
        ○證公司將因為提高元○投信公司股權而增加分攤損失比例,元
        ○投信公司之大股東即杜○莊、馬○玲有意出讓元○投信公司之
        股權,竟未揭露其各所知足以影響元○證公司董事會判斷增購股
        權必要性及時機急迫性之重要事項,即金管會關於移出結構債之
        損失需由投信公司股東承擔之處理原則,元○證公司在結構債移
        出前辦理增購股權,可能因增購元○投信公司股權而增加分攤損
        失之比例,且依當時之金融情勢,處理結構債極有可能發生損失
        ,另已處理之系爭48億元結構債損失高達 7億7624萬5156元及元
        ○證公司需按百分之 20.72之持股比例分攤損失等情,供其餘元
        ○證公司董事參酌,使元○證公司董事會資訊未臻充分情況下達
        成決議在每股股價57元、增購總價額不超過23億元之範圍內購入
        元○投信公司股權,增購股權之各事項授權董事長全權處理。吳
        ○敏見元○證公司增加持有元○投信公司股權之議案,業經董事
        會決議通過,隨即於94年 8月22日簽具簽呈,敘及48億元結構債
        處理之損失7.76億元,擬由元○證公司按原持股比例百分之20.7
        2 分攤其中損失 1.6億元,經會簽各相關部門,轉呈杜○莊核准
        (嗣自94年 8月23日起,由吳○敏、林○義統合元○證公司債券
        部、馬○投資公司及馬○實質控制人頭帳戶,將應由元○證公司
        分攤損失部分之款項,交付業已事先承擔所有損失之馬○投資公
        司、馬○實質控制人頭帳戶,就48億元結構債分擔損失8392萬01
        36元,詳如原確定判決附表 2、 3所示)。杜○莊亦知悉在金管
        會要求下元○投信公司旗下基金剩餘結構債處理在即,而股權交
        割當無在此際(結構債移出前)辦理之急迫性。詎在不知情之朱
        ○苓於同年 8月30日簽具投資案評估建議表(建議於94年 9月 5
        日完成交割,買進合計3868萬8481股之元○投信公司股票)上批
        核,元○證公司乃於94年 9月 5日交割購入元○投信公司股權合
        計3868萬8481股,使元○證公司對於元○投信公司之股權自百分
        之 20.72提高至百分之 83.19(增加百分之 62.47),嗣元○投
        信公司旗下基金持有面額 133.5億元之結構債經處理結果,果均
        發生損失,元○證公司即以增購股權後之持股比例,分攤此部分
        處理結構債所生之損失,造成元○證公司 4億4480萬3252元損失
        ,被告二人並因而取得無須分攤此部分損失之利益等情,業於理
        由欄內詳為說明所憑之依據與得心證之理由,及聲請人之辯解何
        以不可採。
  (二)再審聲請人於 104年 2月 4日刑事訴訟法第 420條修正公布後,
        即以前揭所列聲請再審意旨(二)1.至4.、(三)、(四)2.事
        由及聲證一之元○證券投資信託股份有限公司股東名冊、聲證二
        之騰○公司股東名簿等證據,認其並不構成證券交易法第 171條
        第 1項第 3款、第 2項之罪等同一事實原因,向本院聲請再審,
        經本院以 104年度聲再字第 164號裁定認無再審之理由而裁定駁
        回,並於理由欄三(五)詳述其理由(見該裁定第19至21頁),
        並經最高法院 104年度台抗字第 958號裁定就該部分駁回抗告而
        確定在案,業經本院調閱上開卷宗核閱在案,並有本院 104年度
        聲再字第 164號裁定書、最高法院 104年度台抗字第 958號裁定
        及本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在卷可稽。是聲請人本次更以同一原因聲
        請再審,揆諸前揭說明,此部分聲請再審之程序違背規定。
  (三)關於聲請意旨(二)4.至8.、(三)、(四)2.部分,聲請人另
        提出聲證二之志○公司、騰○公司經濟部商業司公司資料查詢資
        料,及聲證三至十四證據資料,主張出售元○投信公司股票之騰
        ○公司及志○公司二公司俱具獨立之人格,為權利義務之主體,
        其等94年 9月間依公司法相關規定,分別出售所持之元○投信公
        司股票,並將當年度之獲利分配與所有股東,得以免除分擔結構
        債損失之利益,確係人格獨立之騰○公司及志○公司之全體股東
        ,而非馬○玲犯罪所有,據此計算,被告二人犯罪所得顯然未達
        一億元云云。惟:
        1.元○證公司於94年 9月 5日增購元○投信公司股權 62.47%之
          前,持有元○投信公司股權 20.72%,馬○投資公司及馬○實
          際控制人頭帳戶持有元○投信公司股權 55.60%;關於元○投
          信公司處理結構債損失部分,依金管會三大處理原則,由元○
          投信公司股東按當時持股比例分攤,元○證公司分攤 20.72%
          損失,馬○投資公司及馬○實際控制人頭帳戶除分攤所持有股
          權 55.60%比例,因其他小股東不願分攤損失,其按股權比例
          分攤之部分亦由馬○投資公司及馬○實際控制人頭帳戶分攤;
          嗣因被告即元○證公司董事長杜○莊、經理人吳○敏、董事林
          ○義等人之背信行為,使元○證公司增購元○投信公司股權 6
          2.47%,持有股權提高至83.19 %,系爭87.5億元結構債之處
          理損失,依元○證公司增購股權後之比例分攤,元○證公司分
          攤比例增加 62.47%,元○證公司因此有多分攤所增購股權比
          例之損失,相對地馬○投資公司及馬○實際控制人頭帳戶因而
          減少分攤損失等情,已經原確定判決事實及理由貳、一、(一
          )4.5.6.、(二),理由貳、四、(二)、(三)3.4.5.認定
          及詳述取捨證據及論斷之基礎(見原確定判決第 8至 9頁、第
          19至20頁、第21頁至第23頁,第54頁至第56頁,第65至76頁)
          。
        2.又( 1)本案元○證公司因94年 9月 5日增購股權交易案,合
          計增加百分之 62.47股權,而系爭87.5億元結構債之處理損失
          經元○證公司與馬○投資公司、馬○實際控制人頭帳戶確定為
          6億2274萬460元,元○證公司因本案股權增加而受有損害合計
          3 億8902萬5965元(即因增購股權而增加分攤損失部分,計算
          方式詳如原確定判決附表 1編號 1所示)。( 2)元○投信公
          司於94年10月間以特別盈餘公積及自有資金處理如原確定判決
          附表 1編號 2所示面額18億元、28億元結構債,合計產生 2億
          6790萬2436元之損失,經元○證公司查核會計師以如上開附表
          1編號2所示加權平均方式在帳上予以認列,元○證公司就此部
          分損失合計分攤 1億1128萬6671元,以此數與元○證公司僅需
          以持股比例百分之 20.72認列之金額相減,元○證公司因增購
          股權交易而受有5577萬7287元之損害(即因股權增購而增加分
          攤損失部分,計算方式詳如原確定判決附表 1編號 2所示)。
          ( 3)綜合上述,元○證公司因本案股權交易合計受有 4億44
          80萬3252元之損害(計算方式詳如原確定判決附表 1所示),
          被告杜○莊、馬○玲並因而受有等額之款項及利益之犯罪所得
          ;及被告馬○玲與元○證券董事長杜○莊、經理人吳○敏、董
          事林○義間就本案背信行為,有犯意聯絡與行為分擔等情,亦
          均經原確定判決理由貳四、(五)3.、貳四、(六)詳述取捨
          證據及論斷之基礎(見原確定判決第99至 101頁、第 101頁、
          第102 頁)。而共同正犯間,非僅就其自己實行之行為負其責
          任,並在犯意聯絡之範圍內,對於他共同正犯所實行之行為,
          亦應共同負責。原確定判決已認定就本案背信行為,受判決人
          馬○玲、杜○莊與吳○敏、林○義有犯意聯絡與行為分擔,因
          此受判決人杜○莊、馬○玲自應就本案背信行為致元○證公司
          受有 4億4480萬3252元損失, 2人因此受有無須分擔此部分損
          失之利益,共同負責。
        3.聲請人提出之聲證二騰○公司公司登記資料查詢,記載騰○公
          司係於78年 8月19日核准設立,代表人為陳○蓮。聲證三騰○
          公司函文,係騰○公司函覆調○法律工場,說明騰○公司於94
          年 9月 5日出售元○投信公司之股票予元○證公司,出售股數
          23,796,952股;騰○公司94年度稅後淨利 397,044,354元;95
          年 6月28日股東常會原決議盈餘不發放;95年11月30日股東臨
          時會修訂發放盈餘 349,600,000元;96年 5月15日董事會決議
          96年 5月28日為除息基準日並於同一天發放完畢。至聲證四之
          財政部臺北市國稅局證券交易稅一般代繳稅額繳款書,記載騰
          ○公司於94年 9月 5日出售元○投信公司之股票23,796,952股
          予元○證公司。聲證五騰○公司發放94年現金股利明細資料及
          騰○公司現金股利轉帳傳票,記載騰○公司有發放現金股利予
          股東。聲證六之騰○公司95年 6月28日股東常會會議紀錄及附
          件分配表,記載騰○公司94年度稅後淨利397,044,354 元;股
          東常會決議除提列法定盈餘公積外,餘不擬分配。聲證六之騰
          ○公司95年11月30日股東臨時會會議紀錄及附件分配表,記載
          該次股東臨時會決議配發股東紅利 349,600,000元,股數 184
          ,000,000股計,每股配發1.9 元現金股利。聲證六之96年 5月
          15日董事會會紀錄,記載董事會決議96年 5月28日為除息基準
          日。聲證七之會計師查核報告影本,係會計師查核騰○公司94
          、95年度相關財務報表之查核報告。惟上開聲證二騰○公司公
          司登記資料查詢、三至七證據資料僅能依其記載:騰○公司於
          94年 9月5 日出售元○投信公司之股票予元○證公司,出售股
          數23,796,952股;騰○公司94年度稅後淨利 397,044,354元;
          95年 6月28日股東常會原決議盈餘不發放;95年11月30日股東
          臨時會修訂發放盈餘 349,600,000元;96年5 月15日董事會決
          議96年 5月28日為除息基準日等節。另聲請人提出聲證二之志
          ○公司公司登記資料查詢,記載志○公司係於43年 1月 3日核
          准設立,代表人為黃○國。聲證八志○公司函文,係志○公司
          函覆調○法律工場,說明略以:志○公司於94年 9月 5日出售
          元○投信公司之股票予元○證公司,出售股數 2,992,023股,
          所得股款 170,033,675元;所得股款於94年 9月 6日償還國際
          票卷商業本票本息10,317,252元、94年 9月 9日償還復○銀行
          短期借款本息 150,446,657元、餘 9,269,766元為購買上市櫃
          股票及公司周轉金使用;志○公司於94年股東常會決議93年度
          盈餘分派現金股利 180,000,000元;95年度股東常會決議94年
          度盈虧撥補,無配發股息。另聲證九志○公司94年 9月 5日傳
          票號0006日記帳 1張及聲證十志○公司94年 1至12月「長期投
          資」總分類帳 1張,記載志○公司於94年 9月5 日出售元○投
          信公司之股票股數 2,992,023股;至聲證十一志○公司94年 9
          月 5日至94年 9月10日「世○南京 _股 0000000」及「元○營
          業一支0000000 」總分類帳(計日)共 2張,記載志○公司於
          94年 9月 5日出售前開元○投信股票後,於94年 9月 6日支出
          10,317,252元、於同年月 9日轉帳支出 150,450,795元。聲證
          十二志○公司94年股東常會議事錄抄件共2 張,記載股東常會
          決議93年度盈餘分派現金股利 1億 8千萬元,每股現金股利 2
          元。聲證十三:志○公司95年股東常會議事錄影本共 2張,記
          載志○公司95年股東常會決議該公司94年度盈虧撥補案。聲證
          十四:志○公司93年度盈餘分配表共14頁,記載志○公司93年
          度盈餘分派與股東之相關明細。然上開聲證二志○公司公司登
          記資料查詢、八至十三之證據資料僅能依其記載:志○公司於
          94年 9月 5日有出售元○投信公司之股票2,992,023 股予元○
          證公司,所得股款為 170,033,675元,及聲請人所稱所得股款
          用途等節。惟原確定判決認定元○證公司於金管會三大處理原
          則下,應按原持有元○投信股份比例百分之 20.72分攤損失,
          嗣被告元○證公司董事長杜○莊、經理人吳○敏、董事林○義
          等人背信行為使元○證券公司對元○投信公司之股權提高至百
          分之 83.19致增加分攤結構債損失而所受之損失,元○證公司
          因本案股權交易合計受有 4億4480萬3252元之損害。馬○玲與
          杜○莊、吳○敏、林○義為共同正犯,自應對之共同負責。元
          ○證公司分攤超過百分之 20.72比例之損失,受判決人杜○莊
          及馬○玲因而受有無須分攤此部分損失之利益等情,已如前述
          ,是聲請人此部分提出上開聲證二之志○公司及騰○公司經濟
          部商業司公司資料查詢資料各 1紙,及聲證三至十四證據資料
          ,僅能依其資料之記載認聲請人所稱志○公司、騰○公司出售
          元○投信公司股票予元○證公司及所得股款之處置用途等,但
          不足以影響受判決人杜○莊及馬○玲因背信行為致元○證公司
          受有損失,而被告 2人受有等額之款項及利益之犯罪所得之認
          定。是上開證據資料無論單獨或與先前之證據綜合判斷,均不
          足以動搖原有罪確定判決,而認為聲請人即受判決人杜○莊等
          人應受無罪、免訴、免刑或輕於原判決所認罪名之判決,與修
          正後刑事訴訟法第 420條第 1項第 6款規定之要件不符。
  (四)又聲請再審意旨(一)、(四)1.指摘原確定判決未就被告二人
        犯罪所得若干為記載,亦未就元○證公司分攤處理結構債所生損
        害,何以即係被告二人之犯罪所得之理由,為任何必要之論斷並
        說明所憑證據,有未依證據認定事實及判決理由不備或矛盾之違
        誤云云。然此部分屬原確定判決是否違背法令,得否聲請非常上
        訴之問題,尚非再審程序係就原確定判決認定事實是否錯誤之救
        濟制度所得審究之範疇,核與刑事訴訟法第 420條第 1項第 6款
        規定之「新事實或新證據」之要件不符,依上開說明,此部分再
        審之聲請,於法亦有未合。
  (五)綜上,本件再審之聲請,或與法定程式不合,或係對原確定判決
        採證認事之職權行使,再為爭執,且聲請人提出上開證據資料,
        不論單獨或與先前之證據綜合判斷,均顯不足以動搖原有罪判決
        之認定結果,經核與修正後刑事訴訟法第 420條第 1項第 6款規
        定之「新事實或新證據」之要件不符。是本件再審之聲請,各有
        上開再審不合法及無理由之情形,應予駁回。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 433條、第 434條第 1項,裁定如主文。
中華民國106年3月16日
                                            刑事第十三庭
                                              審判長法官  吳淑惠
                                                    法官  張江澤
                                                    法官  顧正德
以上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如不服本裁定,應於收受送達後5 日內向本院提出抗告狀。
                                                  書記官  莊佳鈴
中華民國106年3月17日

相關法條

1. 證券交易法 民國 105 年 12 月 07 日修正(現行法規)
第一百七十一條(罰則)
有下列情事之一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一千萬
元以上二億元以下罰金:
一、違反第二十條第一項、第二項、第一百五十五條第一項、第二項、第
    一百五十七條之一第一項或第二項規定。
二、已依本法發行有價證券公司之董事、監察人、經理人或受僱人,以直
    接或間接方式,使公司為不利益之交易,且不合營業常規,致公司遭
    受重大損害。
三、已依本法發行有價證券公司之董事、監察人或經理人,意圖為自己或
    第三人之利益,而為違背其職務之行為或侵占公司資產,致公司遭受
    損害達新臺幣五百萬元。
犯前項之罪,其犯罪所得金額達新臺幣一億元以上者,處七年以上有期徒
刑,得併科新臺幣二千五百萬元以上五億元以下罰金。
有第一項第三款之行為,致公司遭受損害未達新臺幣五百萬元者,依刑法
第三百三十六條及第三百四十二條規定處罰。
犯前三項之罪,於犯罪後自首,如有犯罪所得並自動繳交全部所得財物者
,減輕或免除其刑;並因而查獲其他正犯或共犯者,免除其刑。
犯第一項至第三項之罪,在偵查中自白,如有犯罪所得並自動繳交全部所
得財物者,減輕其刑;並因而查獲其他正犯或共犯者,減輕其刑至二分之
一。
犯第一項或第二項之罪,其犯罪所得利益超過罰金最高額時,得於所得利
益之範圍內加重罰金;如損及證券市場穩定者,加重其刑至二分之一。
犯第一項至第三項之罪者,其因犯罪所得財物或財產上利益,除應發還被
害人、第三人或應負損害賠償金額者外,以屬於犯人者為限,沒收之。如
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其價額或以其財產抵償之。
違反第一百六十五條之一或第一百六十五條之二準用第二十條第一項、第
二項、第一百五十五條第一項、第二項、第一百五十七條之一第一項或第
二項規定者,依第一項第一款及第二項至前項規定處罰。
第一項第二款、第三款及第二項至第七項規定,於外國公司之董事、監察
人、經理人或受僱人適用之。
2. 公司法 民國 104 年 07 月 01 日修正(現行法規)
第八條(公司負責人)
本法所稱公司負責人:在無限公司、兩合公司為執行業務或代表公司之股
東;在有限公司、股份有限公司為董事。
公司之經理人或清算人,股份有限公司之發起人、監察人、檢查人、重整
人或重整監督人,在執行職務範圍內,亦為公司負責人。
公開發行股票之公司之非董事,而實質上執行董事業務或實質控制公司之
人事、財務或業務經營而實質指揮董事執行業務者,與本法董事同負民事
、刑事及行政罰之責任。但政府為發展經濟、促進社會安定或其他增進公
共利益等情形,對政府指派之董事所為之指揮,不適用之。